程杰寫於 2011年12月28日 0:13

原文網址︰
神遊,我們不一樣!



對於主動在網路上分享關於工作上的動態這件事,我一向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抗拒感。

倒也不是說這件事有什麼不好,只是一來我懶,二來很多事我喜歡擺在心裡就好,覺得沒什麼昭告天下的必要。

大前天晚上是2011年林宥嘉神遊巡演的最後一場,我們在成都演出。

這場演出剛好落在聖誕夜。除了演唱會上有加了一些特別的橋段之外,演唱會後的慶功宴,慶功宴後的after party以及after party後的after after-party都多了那麼一些些特別之處

而且,剛好這場是神遊巡演五場中,我個人覺得整體表現最好的一場。

這個晚上不知道為什麼,成都的觀眾完全是出乎意料地high,high到有些慢歌的開頭幾乎快被觀眾的呼喊聲完全掩蓋。

昨天晚上從外場音控阿國那拿到了這場的錄音,從下午開始聽。

雖然聽到了很多演出時沒注意到的瑕疵,但我心裡的感動,就有點像平安夜成都觀眾的呼喊聲一樣失控,掩蓋了正在被我試著理性分析的音樂聲。

這感動不是因為平安夜殘留下來的情緒,而是因為我在聽著錄音的同時,我想到了從去年三月開始,成為林宥嘉bass手後的點點滴滴。

也是因為這感動,讓我想要寫些什麼。

某種程度上,我算是被宥嘉拉進所謂的流行音樂圈的。

2007年年底,我從Berklee畢業回台灣。當時的我只有兩個目的,一是服完我的兵役責任,二是努力發展我的爵士樂手生涯。

2009年五月,我在女巫店有一場演出,宥嘉當時相當莫名其妙地在場。我們沒有打到照面,也沒有講到話。

將近一年之後,我接到宥嘉吉他手小宋的電話(我還記得他當時就是這樣自己介紹自己的,哈!),說宥嘉請他找到我,邀請我當他的bass手。

小宋當時透過了一個非常奇妙的關係,輾轉得到我的手機號碼。

他也完全沒聽我我這個完全不同圈子,可以說是沒沒無聞的樂手;而我當時除了曾經跟朋友在ktv聽過說謊以外(而且印象最深的是「說謊的人要吞一千根針」這部份),對林宥嘉的人或音樂都可以說是一無所知。

我想當時電話兩端的我們應該都是一樣地納悶,想說為什麼會跟另一端的那個人在通電話吧。   

一個多月以後,我跟宥嘉在香港演出,完成了我這輩子第一次的流行演唱會,也是第一次的海外演出。  

我不諱言,一開始我對於這份工作並不像現在那麼滿意...

頭三個月我應該跟幾個不同的人說我很認真地想要退團不下五次吧。

這中間的原因有點複雜,我也不一一描述了。

可能是因為我是在對林宥嘉這個歌手,甚至流行樂生態一無所知,也毫無憧憬的情況下被找來的,所以多少會有些不適應,也少了那麼一點熱情吧。   

而當時的我對宥嘉也少了那麼一點信任感。我雖然不是什麼厲害的音樂家,但好歹也是在美國受過三年挺扎實的音樂教育的。相比之下,宥嘉是個吉他跟唱歌都靠自學,連一些還算是基本的音樂術語都無法理解的人。

然後這個人偏偏又在音樂上有相當多的意見,在團練時常常會有很多神來一筆的想法,但是又無法具體地表達他的意思。

當時的我覺得這個歌手真的好麻煩...而且好像不太知道他到底在幹嘛。   

我對他開始改觀是在2010年八月底,原因我跟他都非常清楚,是因為他自己改編了Blur的 "Song 2"。

http://youtu.be/kQ6zD9plhFQ

(這是他又過了幾個月後在簡單生活節上演出的影片,前面那句亂入的鬼吼出自我的好朋友 - 人高帥一半的bartender小李)

我還記得第一次在團室聽到他自彈自唱這首歌,當時的我用「驚為天人」來形容毫不為過,突然驚覺到我過去是不是都誤會了他,說不定他那些莫名其妙的意見會讓我聽不懂,只是因為他無法用我聽得懂得辭彙表達,但背後其實是都是有很完整的想法的。

從那時候開始,我開始很努力地試著去理解、揣測、拼湊他每一個抽象的指令,因為從他的"Song 2"裡,我聽到了一個充滿才華的音樂人,a spark of genius。   

宥嘉並沒有讓我的努力持續很久,因為他持續地快速成長,並且一再證明他並不是靠運氣改編Song 2的。

我忘了是多久以後,我開始堅信林宥嘉這個人在某種程度上,是我會稱為天才的一個音樂人。   

2011年五月,宥嘉第三張專輯「美妙生活」發片。我們大概從那之前一個多月開始慢慢聽到剛混音好的版本,幾乎每首歌都讓當時的我興奮不已,因為真的很棒。

我們也被華研告知會有接下來一年的演出計畫,而且會是跟前一年「感官/世界」音樂會不同規模的一套show。

除了演唱會製作是交給相當厲害的B'in製作團隊負責外,在樂團的部份我們加入了programmer萱萱和弦樂四重奏這五位對我個人來講是最直接的差異。

他們五位完全讓我們的音樂進入到另外一個層次。 而我在這個時候被宥嘉賦予band leader的職務。   

關於band leader這件事,其實有很多層面可以講,要聊的話真的不是一時三刻可以交代清楚的。

若要簡單來說的話,我個人喜歡用班長兼職日生來形容它。

因為能當leader真的不代表你比較厲害,但是你會有很多額外的責任需要背負跟處理。

今天一個團隊能否製造出好的成品跟leader的實力應該不成正比,重要的絕對還是大家能否同心協力讓彼此的才華互相激盪,產生出比所有人的能力加總起來更大的效益。

但是如果一個團隊的運作像是一盤散沙,這絕對是leader的責任。

一言以蔽之,這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。

可是我欣然接受,因為我很希望有這個機會,可以最直接地盡我所能,幫助這個我非常欣賞的歌手,讓他腦海中的聲音變成大家聽得到的美妙音樂。

擔任林宥嘉的band leader跟bass手這件事對我而言,很大一部份已經不是工作了。只要是我能力範圍之內能做到的,我一定會用我全部的腦力、精神,跟我能動用的人力,試著幫助林宥嘉的音樂以最好的方式在live時被呈現出來。

很累,很麻煩,但是我同時也從中學到很多,而且我甘之如飴。

並且,在我現在第二遍聽著我們成都這場演出錄音的同時,我覺得我好像有達到一些事,完成了一些什麼,幫到宥嘉一些忙。

這其中的成就感,或許也只有我自己能夠確切體會到。   

流行樂手圈中流傳著一種說法:「不要跟藝人太好」。

我自己的職業道德則告訴我,對每個case都要盡心盡力做好,不能有偏心。

但是宥嘉是我的大例外。我必須說我對他是偏心的,而他對我的信任也造就了我跟其他藝人比較少會出現的革命情感。

我不是千里馬,可是林宥嘉是我的伯樂。

而因為他的賞識,我也得到了華研唱片其他人的注意,得以擔任田馥甄現任的band leader。

在我的音樂路上,宥嘉是我很重要的貴人。我非常感謝他。

我自己很清楚,以我的實力跟資歷,得以擔任這兩位歌手的band leader真的一點都稱不上是理所當然。我一直以兢兢業業的態度試著讓自己不要漏氣,辜負了別人的信任。

這其中的壓力不足為外人道。我只希望因為我的努力,能夠讓音樂有那麼一點點的加分,那其實就是我樂手生涯中可以保存一輩子的美好回憶了。   

「我們不一樣」這句話是宥嘉神遊演唱會中一段轉場音樂裡的一句口白,是我們的programmer萱萱錄的。

我們團很喜歡用這句話來勉勵自己。樂團裡面包括宥嘉在內的11個人都齊心齊力,努力試著做出屬於我們的音樂。這感覺相當美妙,也非常難能可貴。

在神遊終場之後,我一邊聽著出來的成品,很高興也很驕傲地說,我們做到了。   

神遊,我們不一樣!


--------------

 

從程杰加入宥嘉的Band開始,每次當我在攝影時總是不由自主的會被他所吸引。
即使他總是站在最左邊,但是他旁人無人的投入程度真的很吸睛。
過去幾場神遊我一直都坐在右邊,在成都神遊是第一次坐在左邊,
於是也是第一次正面感受到程杰的Rock強度﹗
他的一舉一動,總是輕易的把人拉進一個不得不跳躍﹗不得不狂野﹗的境界。
那完全的投入,讓我JUMP到快窒息了也甘願﹗
雖然他很少站在舞台中央,但是彈奏貝斯的程杰,真的不需要sopt light也是光芒一身﹗

這樣一個頂著Berklee畢業頭銜的精彩貝斯手,其實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會被搶進這個Band裡。
今天,程杰把這樣一個有些好笑又莫名的過程披露了出來,
甚至明白的告訴眾人,他當初是如何的無法理解這個眼高手低的麻煩歌手。
即使程杰的文字平實,但是點點滴滴的描述卻是對一個流行歌手最殘酷也真切的評語。
如果今天不是已經有了信服與信任,這樣的過程也只能是私底下說笑時配酒的菜餚。
而程杰寫出來了。
於是,他讓很多人都知道,林宥嘉之所以吸引那麼多有才華的人留在他身邊,
憑藉不只是他的好歌聲,還有他對音樂的熱愛與執著﹗

或許我們不會知道,
從一個連自己的意見都無法滿足的表達出來,讓音樂人會聽不懂的素人,
成長為一個能讓人佩服的音樂人,其過程有多艱辛。
但是我們這些聽歌的人卻能從一場又一場的演出,感受到這個以宥嘉為中心的樂團不斷成長的變化﹗
就像今年從9月開始,我幾乎每個月都會跑一次內地,算算神遊我也去了3場了,
當然,中間還有幾次在台灣的演出。
雖然每一場都要經歷一次台下吵成一團的〞困擾〞,導致我時常會miss掉幾首歌 = =  ,
但是,無論如何,一切真的很值得,
因為,神遊這場演出,就像一個持續進化的生物。
它總是有新的嘗試、它總是默默在進行著新的挑戰。
而不管有沒有人聽到、聽懂,神遊舞台上的每一個人都很堅持不走那條已經成功的平順道路。
所以,每一場總有幾首歌在編曲上有一些令人驚喜的小變化,
而宥嘉所吟唱的旋律,也總是會在一些細微之處,揮灑著隨意的精緻。

而那些看似隨興的樂團演出,其實都是有著縝密的計算。

小宋會只為了數小節的完美而在曲終前換吉他;
band leader程杰會悄悄的對著麥克風為下一首歌做著無聲的指示;
大頭總是為了搭配宥嘉演唱的呼吸節奏在後方默默注視;
田廣潤與小宋在對看之間就能配合無間的對彈、
鼓俠引導舞台上的每一個人為每一首搖滾歌落下震撼的休止符;
萱萱好聽的聲音會在耳麥中引領宥嘉在無前奏中完美的唱出第一聲;
提琴手們的弦樂更是在無形中豐富了音樂的層次感。

過往,宥嘉的演唱會就是宥嘉而已。
聽他的高音多優美、低音多渾厚、情歌多動人、悲歌多心酸,
這些,包含了林宥嘉這個人,就是演唱會全部。

但是現在不了。
不管加進了誰又走了誰,舞台上的這些樂手不再只是配角,
我們不能不看見他們的燦爛,我們不得不發現他們的精彩﹗
這些人包含宥嘉自己,都因為有了林宥嘉的靈魂而發光發熱。
林宥嘉的舞台,正是這群〞不一樣〞的人們一起創造出來的﹗

所以,讓我們一起等這個神遊團隊回台灣吧﹗
站在這塊土地上一起聽宥嘉這4年來的精彩成長;聽我們這4年來一起走過的點點滴滴。
因為一路上我們一起陪宥嘉開心過、煩惱過,見證他的成長過、和他人不一樣過,
這,該是一場屬於我們大家的神遊﹗﹗

創作者介紹
D.S

胸騒ぎを頼むよ

D.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