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晚,下班領到專輯後,好不容易的脫離了星期五忙碌的車潮順利抵達餐廳。好久不見的朋友在座位上已經等了30分鐘。過去的同事,如今還同在一個集團工作的有好幾個,更碰巧的都擔任著同樣的職務。平時都是大家一起相約碰面交換工作心得,但到了之後才知,今天聚餐的只有我和她。

和同事碰面前,我正在車上聽著林宥嘉的這張〞美妙生活〞。初聽時,是驚豔於那聽起來不像是林宥嘉,卻千真萬確是林宥嘉的歌聲,還唱著一首首陌生卻又彷若熟悉已久的旋律。

如果說星光大道時期的歌聲是澎湃的激昂、神祕嘉賓是完美的孤高、感官/世界是多變的幻化、那麼美妙生活便像是這張專輯在撕下包裝後的瓦楞紙般,單純・直接。林宥嘉聲音的本質並沒有改變,但不加修飾的聲線卻更直闖人心。吟唱間微微的顫抖、呢喃間隨處的沙啞,還有那些在真假音轉折間的自由奔放,喔,還有不能忘記那在尾音收起時的淺淺氣息。於是,在不同的歌曲裡,活著不同情緒的歌聲,卻活著同樣一種聲音;也許不是林宥嘉唱過最完美無暇的歌聲,卻是最愜意,好似終於放鬆了肩膀,沒有防備的聲音。

而專輯裡頭歌曲有濃厚洋樂風格的編曲、有纖細悠揚的旋律,還有不經意就闖入心頭的一句、兩句,那纏繞著生活中樸實卻深刻情感的話語。即使在當下無法細細品嚐歌詞,環繞著曲調的歌聲,襯托著聲線的詞句,都讓耳朵心靈獲得了充分的享受。那時以為,這便是極致的享受了,在通俗與孤高、華語與洋樂之間,這張〞美妙生活〞真的平衡得很美麗啊…

但有時,生活中其實處處充滿了奇妙的了然與領悟。

還以為同事有什麼大事需要單獨和我碰面,但嬌小清秀的她卻只是微笑的說,她已經分別和其他人單獨吃過飯了,然後只是細細地詢問我近來的生活。在新工作上對自己的挑戰還順利嗎?還是堅持不在公司交朋友嗎?感情路順利嗎?還會想回日本嗎?當同事徐徐的拋來一個又一個的問題,而我也不由自主的開始認真回應,〞美妙生活〞中的每一首歌,那些發生在林宥嘉生活當中的一些體會、經驗、過往、現在,就像每一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一般,歌詞一句一句跳進腦海裡,情境一幅幅滑過眼前,歌聲,逐漸讓生活顯現出它清晰的風貌…

 

在平順的日子流逝中,我們總是莫名的感到空虛,卻還是習慣了不敢冒險的安心生活。但「美妙生活」卻跳著森巴快活的說,「這麼美妙的生活 怎麼好意思不活 怎麼好意思不快活」;

每個上班族夢寐以求的睡到「自然醒」,原來只是渴望身邊能有一個安心的存在。即使世界再吵雜,也能放開拳頭,「睡得像個小孩」;

只是,每一天在清醒之後,卻發現自己把自己捆綁在一條鋪展到天長地久的軌道上,不敢求進、不能求退,只能變成困在摩天大樓的野獸「想自由」。我們問自己,如果對自己能多一點信任、如果能有個值得信任的存在,是不是就有足夠的勇氣說「我不曉得 我不捨得 為將來的難測  就放棄這一刻」;

在這個網路拉近了全世界距離的都市叢林,卻讓人越來越懂得保護自己,彼此越來越有距離。於是,在擁擠的人群中「我總是一個人在練習一個人」。一個人抗拒著孤單、也一個人享受著孤單。還要努力的說服自己,「我不孤單 孤單 只是情緒泛濫」、「孤單 只是不夠果斷」….;

但即使我們生來死去都是一個人,生活中來來去去那麼多存在,每一段回憶或許都會保留一首歌、一個畫面或是一個「紀念品」來證明它真的存在過。只是記憶會被美化、身外之物堆積到後來,到底是在何時與何人相關?那些寶貝的、捨棄的,就痛快一點,「捨不得 不如記得」吧…;

光的燦爛、愛的璀璨、青春的無悔、未來的保障…美好的一切總是需要付出些什麼來交換。這就是物品交換原則,想獲得什麼,就得犧牲什麼交換。只是,生存在這個屈折了的社會上,即使不得不屈服在種種規範教條中去付出去交換,你還能不能堅持有什麼「不換」?是自由?還是自我?就像林宥嘉唱的,「這世界多爽快 什麼都能換 可惜我的痛快 什麼都不換」吧;

「快樂時你不用分心想起我 難過時請一定聯絡我」,一聽到這句歌詞,我立刻發了簡訊給一個,總是在獨自崩潰大哭,整理好情緒後,才會應約出來吃飯的朋友。朋友或情人,我們最近彼此擁抱了嗎?彼此關注了嗎?親愛的,也許我不必知道你的所有,只要能在你傷懷時,讓我「擁有」你隱藏的淚水…;

3年前的一場車禍,讓一個年輕女孩失去了青春洋溢的生命、也讓一個年輕男孩初識生死的悲傷。醞釀了3年的時光,「早開的晚霞」是白髮人送黑髮人至今無法平息的懷念…「我沒有給妳翅膀 妳為什麼要飛翔」,「好端端在我搖籃 流浪到什麼天堂 若我 想抱妳 要怎麼到達」…死亡總是逼使我們不得不正視失去的重量,宛如早開的晚霞般,讓人迎接得措手不及。於是,在這個一家人陪著母親渡過母親節前夕的夜晚,眼眶的淚水盛滿的是慶幸…;

但還是無可避免的會有失去的時候…我們也漸漸懂得,渴求的不一定要握在手中,只要能夠擁有對方的悲傷,也算擁有。於是我們只能想念。想念曾經攜手同心過的姊妹、想念曾經割心交付過的好友、想念曾經天長地久過的情人。直到再也想不去失去的理由,還能剩下「我真感謝 有你能想念」…;

在白晝,我們都是一個個戰士,傷痕纍纍的在生活的戰場上全力以赴,為了不同的理由。但是到了深夜,會不會不敢檢視自己的傷口?會不會在睡夢中依然皺緊了眉頭?在沈睡前,就讓我們釋放自己的心,暫時卸下防備;讓我們學會輕握住誰的手,不再獨自流淚;就讓我們對自己說一聲「晚安」,也「讓 所有聽不見的吶喊 隨著黑夜一起埋葬」。讓記憶鬆綁,靜靜的安躺,隨著林宥嘉的歌聲洗滌所有塵埃,儲存面對明天的勇敢…. 

我回想起,當我詢問同事為什麼要特別單獨跟大家聚餐時,已婚的她,閃著圓圓的大眼那麼自然的說,〞只有兩個人才能聊得更多啊~〞。瞬間,我啞然…有什麼人會想知道你/妳的生活在時間的摧殘下漸漸生成了什麼模樣?是家人?朋友?還是情人?但無論如何,不該是這樣一個只是共事過2年的同事;不該是這樣叫人意外,用心專注的關懷啊….

在這樣一個夜晚,我只是聽了這樣一張專輯-〞美妙生活〞,只是見了這樣一個普通交情的老同事,卻讓我突然想念起許多在忙碌生活中逐漸忽略的人・事・物,比任何一個時刻更加認真的回望了這一秒之前的生活,也許〞美妙生活〞不是什麼浩瀚的磅礡大作,但是整張專輯,無論是詞曲還是歌聲,卻比過去的任何作品更加的充滿人性,唱進了你我的平凡生活裡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D.S

胸騒ぎを頼むよ

D.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